L.Bin-KatsuRA.LoFoTo

无固定拍摄风格
无固定拍摄主题
无固定拍摄器材
三无摄影人
(ノ=Д=r)ノ┻━┻

公格尔九别峰是西昆仑山脉上的第二高峰,海拔7530米,由于山上终年积雪,犹如牧民头上所戴的帽子, 所以当地牧民就称它为“公格尔九别”,语意为“白帽子”

莫名就想起了12年前的莫高雷,想起那天夕阳下的奔跑,那是我逝去的青春……

这匹1岁的小公马找不到妈妈了……

 因为他的妈妈被我朋友骑跑了……

大西洋最后一滴眼泪——赛里木湖

牧归

生灵们……

它们分别是  山前牛次郎,野原牛之助,村上牛丸……

参考消息:一北方男子今春探秘西域桃花源,却不慎误入高老庄 


据当事人回忆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“当时我在村口,看上远处牌坊上写着‘桃花源’三个大字,顿时虎躯一震!王霸之气360度侧漏!成功震慑住了远处5头猪,它们畏缩在墙根下,眼神怯弱而卑微的仰视着我,另有一头带崽母猪远远感受到我的霸王色霸气,赶着猪仔掉头就跑,呵呵,到底是山野村妇,没见过大世面(图一)。之后我从容的俯下身子,用教科书级的半跪姿为这些当地土著拍摄了一张颇具冲击力的合影(图二),这时我突然意识到了那里不对,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,接着眼前一黑(高原地区起身急了头晕,即使霸气护体也是没用的),之后发现刚才单膝跪地的膝盖凉凉的湿湿的,上面正粘了一坨被压扁的新鲜牛粪,为什么判断是牛粪而不是猪粪?因为那味跟我以前去动物园看羊驼时闻到的那种味道很像!使劲抖落掉那块粪饼,我也没太在意,只是一些发酵过的草而已,风干之后跟泥巴从外貌上是分不清的,我这样安慰自己,继续前行,有两头猪夹道相迎(图三) ,虽然排场小点,但这两头从气度上看,就比村口那一窝大气多了,显然是见过大世面的……”


未完待续……

会不会打鸟是判断一名法师是否足够老的重要依据……  




最后一张让我莫名想起了冰河的那招“钻石星尘拳”

举世皆浊我独清,众人皆醉我独醒,这说的是一代风骚——屈原。

但是普通人一旦有这种心态,往往会变得很中二!然后就会出现诸如“我与别人是不同的”,“错的不是我,是世界”,这样会给他人造成很多困扰啊。

比如……这只鹭,看上去是那样的遗世独立,出落凡尘,一枝独秀,并世无双,让人忍不住感叹“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!”,然而这都是观者的解读。那些在水里刨食吃的野鸭,可能会想“这货装什么比,不赶紧来泥里刨点食填饱肚子,模仿什么孤独,冒充什么绝望,一会饿死你丫的!”,而这只鹭自己大概想的是“雾霾真特么大啊,辨不清方向了啊,过年该怎么飞回老家啊?”

一把狗粮洒下去……

比翼双飞